标签: 大山


29

2012年6月

How long 做es it take to get 流利 在 Chinese?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从引用开始 Quora页面,其中两名重量级人物给出了出色的答案:

Mark Rowswell, AKA 大山/大山:

> When I started learning Chinese, I was horrified to hear that it would take me 10 年份 to become 流利. 27 年份 later I’m still working at it. Due to my work on television, some Chinese 语言 learners may consider me a role model of sorts, but every day I’m reminded of what I 不要’t know 和 how much more 的re is to learn.

> “Fluent” is a relative concept. I would summarize:

> 2 年份 to lie on your resume 和 hope no Chinese speaker 在 terviews you for a job (because 2 年份 is enough to bullshit your way through a situation 在 front of non-speakers).

> 5 年份 for 基本流利度, but with difficulty.

> 10 年份 to feel 自在 在 的 语言.

大卫·摩泽(David Moser):

> The old saying I heard when I first started learning Chinese was, “Learning Chinese is a five-year lesson 在 humility”. At 的 time I assumed that 的 point of this aphorism was that after five 年份 you will have 主ed humility along with Chinese. After I put 在 my five 年份, however, I realized 的 sad truth: I had 主ed humility, alright, but my Chinese still had a long way to go. And still 做es.

> As 的 的 above answers 在 dicate, 的 notion of “fluent” is very vague 和 goal-dependent. Needless to say, 的 Chinese writing system 做es more than any other aspect to hamper 主y, to 的 extent that adult speakers must address 的 daunting problems of 的 script 在 要么der to function 在 的 语言. As an 在 structive metric, however, we can turn to 的 Defense Language Institute 在 Monterey for some rough estimates of 的 relative difficulty. They divide 语言s 在 to different difficulty groups. Group I 在 cludes 的 “usual” 语言s a student might study, such as French 和 Italian. They estimate “Hours of 在 struction required for a student with average 语言 aptitude to reach level-2 proficiency” (never mind what level-2 means) to be 480 hours. A further level is characterized as “Speaking proficiency level expected of a student with superior 语言 aptitude after 720 hours of 在 struction”, which is “Level 3”, which apparently is 的ir highest level of non-native fluency. Chinese is grouped 在 to Category IV, along with Japanese. The number of hours needed to reach level two is 1320 (about 3 times as much as required for French), 和 的 highest expected level for a superior student after 720 hours is 只要 1+, i.e. an advanced beginner. These are old statistics, but 的 proportional differences are bound to be similar today.

> My own experience, 在 a nutshell: French 语言 students after 4 年份 are hanging out 在 Paris bistros, reading everything from Voltaire to Le Monde with relative ease, 和 having arguments about existentialism 和 debt ceilings. Chinese 语言 students after four 年份 still can’t read novels 要么 newspapers, can have 只要 simple conversations about food, 和 cannot yet function 在 的 culture as mature adults. And this even goes for many graduate students with 6-7 要么 8 年份 of Chinese. Exceptions abound, of course, but 在 general 的 gap between 主y of Chinese vs. 的 European 语言s is enormous. To a great extent 的 stumbling block is simply 的 non-phonetic 和 perversely memory-intensive writing system, but other cultural factors are at work as well.

(David Moser是曾经解释过的人 为什么学中文这么难

我自己的经验:

I’我不会讨论上面已经提到的复杂问题(我还要注意,我的中文远不及Mark Rowswell好’s), but Mark’的数字对我来说似乎很现实。

因为我 开始我的学习 在美国的华人,然后移居中国并开始 在我自己的铁杆上练习, 一世’d say I hit Mark’s “basic fluency”在大约4年的学习中具有里程碑意义。“Feeling 自在”大概过了8年,但我认为我的标准“comfortable”也比马克低’s. (I seriously 做ubt I am as 自在 now as Mark was after 10 年份!)

什么’s 的 deal?

当你说那总是惹恼一些人 学中文很难,或者这需要很长时间。实际上,它会激发某些学习者竭尽全力,证明事实恰恰相反: 中文不难没有’t take long to learn。那’很好可以在极端观点之间找到真相。但是我’我总是发现重要的是要对你的事情有个现实的看法’重新进入,并得到马克·罗兹韦尔这样的人’s的问题当然很有趣!

似乎有些人担心很多人会“scared off”如果中文经常被表示为“difficult,”那些掌握了一些东西然后告诉其他人的人’简单地只是嫉妒地保护自己的感知“specialness.”我个人开始学习中文 正是因为 我认为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直到很晚才爱上它。一世’我听到过很多次 马来语 真的很容易学习,但是’从来没有让我想要学习它。

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真的相信学习汉语是 越来越容易,或者学生学习起来比以前更快。一世’多年来,我见面时一直在观察我的趋势 中国豆荚 访客,当我遇到新来中国的人 全集学习 客户,当我与新客户一起工作时 实习生。的“到达的总Newb”越来越稀有,语气也越来越好,甚至有些人甚至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已经可以进行对话了。真好!

I’我们将笔记与国外的中文老师进行了比较,有些老师也在做同样的观察。一位老师告诉我,由于原始课程要求不高,或者没有’不够远。什么’s going on here?

我认为以下因素共同起作用:

–孩子们开始更快地学习中文
–中文学习资料越来越好
–技术使学习字符(和发音)的工作量减少了
–竞争自然会提高标准
–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意识增强,使整体前景变得不太吓人

这都是非常好的消息!如果这是近年来一直在加速发展的长期趋势,那也可能意味着马克·罗尔斯韦尔(Mark Rowswell)’s 和 David Moser’的帐户是完全真实的,它赢了’对您来说,这和他们一样耗时,因为学习汉语的难度(或所涉及的时间)正在降低,而我们甚至无需做任何事情!

还有一件事

哦,我也引用 查尔斯·劳克林 来自Quora线程,他回答:

> Who cares how long it takes? Just 做 it! If you really want to learn Chinese, you will devote yourself to it however long it takes.

非常真实


10

2012年1月

大山 on Why Foreigners Hate 大山

反大山

看完后 这个帖子 在Quora上,我’我现在非常相信,没有人给过“why (western) foreigners hate 大山 so much” as much thought as Mark Rowswell, 的 man behind 大山 (大山)。

我应该警告你: 整个答案 很长,但是’值得一读。马克将其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1. 过度使用 –人们厌倦了听到“大山”这个名字;
  2. 怨恨(A部分) – 大山’s not 的 只要 Westerner who speaks Chinese 流利ly;
  3. 怨恨(B部分) – Being a foreign resident 在 China is not easy 和 大山 gets all 的 breaks;
  4. 政治/文化 – People wish 大山 had more of an edge; [I found Mark’s reasons for 大山’缺乏优势尤其有趣,因为它们与中国人对外国批评的敏感性有关。
  5. 刻板印象 – The assumption that 大山 is a performing monkey.

在我看来,人们可以退出问这个问题。那’答案。但我也觉得我们 ’re getting this definitive answer at a time when all 的 hubbub about 大山 has finally started to die 做wn.


09

2008年2月

老外测试值得

我莫名其妙地做到了’s Facebook “Laowai Test.” This is especially surprising because 的re were 只要 6 questions, 和 at least two of 的m were about 大山. Anyway, I was highly amused 通过 的 question about me:

老外测验

整体“约翰在中国住过 x 年份” line at 的 top right corner of my website started about 2.4 年份 ago (sorry, couldn’我之后不久 重新设计 此博客的布局。我当时改用博客的WP和整个站点的PHP,以便使用include做一些很节省时间的工作,我意识到这带来了其他可能性。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约翰在中国住过 x 年份”计算。我把它扔在那里,出于特殊原因,它从来没有掉下来。

从那时起,我对此发表了一些有趣的评论。显然有人认为我正坐在计算器旁,每次十进制变化时都急着更新我的博客代码。好,所以我可能会有一两个书呆子的倾向,但是我 不要’t 做 that,人们。它’s a PHP脚本.

即使是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不过,脚本要注意这一点。我猜’s以小数点表示的计数年份。没有人真正做到这一点,而且它’足以让人注意到。

I’我实际上打算尽快更新我的网站布局。它’已经足够长了。没有大的变化(主要是更大的布局),我’m keeping 的 “约翰在中国住过 x 年份” line for sure. It’现在只是在Sinosplice DNA中。

感谢Brad指出了Facebook Laowai测试,并成为了编写该代码的人“约翰在中国住过 x 年份” PHP脚本 for me!


18

2005年3月

铁& Silk

大学三年级时,我决定毕业后想去中国生活。大约在那个时候,我拿起了一本著名的书 铁& Silk 马克·萨尔兹曼(1987年)。这是一个80年代初去中国教英语的天真无邪的年轻美国人对功夫的热爱。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边注: 当我对中国一无所知时,我发现这个故事是一个相当有趣的介绍,但让我失望的一件事是作者’声称能说流利的普通话 只需在耶鲁大学学习四年,就能学粤语。我没有’不买。但是之后,“fluent”是一个非常主观的词,’在这类故事中经常被随意使用。]

几周前我发现 电影 铁& Silk (1990)在上海的DVD上,所以我只需要拿起它。这部电影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作者实际上在自己的自传故事中扮演自己角色的少数电影之一。使这一点特别有趣的是,我们可以看到马克·萨尔兹曼(Mark Salzman)在镜头前展示了他所谓的对普通话和功夫的掌握。

电影还可以。一世’我不是功夫专家,但我研究了几个月,’看过专业示威,马克’s 武术 对我来说看起来不错。他的中文也不错(尽管确实不错)’t measure up to 另一个马克‘s).

不过,在中国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帮忙找到迪士尼般的故事。互动,汲取的文化教训,禁忌的爱(即使是亲吻也永远不允许)…一切似乎是如此 可爱。即便是“dark side of China,”就像马克因镇压而被禁止进入他的老师所在的大院时“spiritual pollution,”似乎与当小鹿斑比所经历的恐怖程度平行’s mom is shot.

现在唐’t get me wrong… I’我不是说进入中国的唯一电影窗口应该是像 为了活着 要么 盲轴 或者其他的东西…. It’s just that I 不要’认为这部电影除了微笑以外,还可以提供许多已经熟悉中国的电影。

让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有趣的一件事是,尽管原始故事发生在 长沙,这部电影是在 杭州。这样我就可以看到杭州c的图像。 1990年。其中很多看上去很熟悉,但有些让我想起了北京的丑陋街道。看到主角把动作放在那个女孩身上很有趣。 西湖 — a place where I’过去,我本人已经约会了很多次。电影甚至找到了饰演Mark的演员’的英语学生在周日上午英语角 六公园 在西湖旁边。我犯了只对那个小组犯错误的错误 一旦, 很久以前….

最后,我’令我有些失望的是,电影的标题从未像书中那样得到解释。马克的解释’记得我的功夫老师给他的话是,他每天需要多次打铁板才能使手的骨头变粗壮。他需要打孔未加工的粗糙的丝绸,以使手的肉变硬。

I’d只向看过本书并对此感到好奇的人,或者对那些对中国知识不多的人来这里或在这里教书,或者只是出于好奇而推荐这部电影。但是,应该记住,中国在变化 快速,因此这部电影已过时。还有,马克的英语水平’马克的学生人为地高高在上,为了让说英语的听众受益,马克被迫用英语进行大多数交流(例如,甚至与他的中文老师交流)。


14

2004年6月

大山 在 Shanghai

自从他 给我写信, 一世’ve been 在 communication with Mark Rowswell (AKA 大山) via e-mail. Well, this past weekend he came to Shanghai to shoot a few commercials, so we got together for a chat.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真的必须注意自己的形象,在那里’s a lot he 没有’不要公开谈论。因此,与Mark见面并听取他的一些观点真的很有趣。我们讨论了一系列主题,包括中国的英语教育,斯坦利杯最近输给加拿大(去坦帕湾!)的含义。—我猜想),那是1989年在北京读书并经营一个网站的感觉(他自己管理自己的网站及其所有内容)。

在两次镜头之间,我和他谈了他的广告集。我必须说,观察商业广告的拍摄既有趣又无聊。一次就够了。一世’d讨厌必须这样做来支付帐单。

广告结束后,他请我和我的女友共进晚餐。我从没想过他想去哪里吃饭— 马龙’s!它’非常适合外籍人士的视讯聚会,尽管’不是最便宜的,汉堡真的很好。

我也很好奇我们在上海街头漫步时是否会被他认可。他不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尽管我确实听到一些员工在我们进入马龙时在窃窃私语’s, “isn’t that 大山??”

大山 shooting a commerical 在  Shanghai With 大山 在  a Bar 大山 和 me 在  Shanghai

无论如何,很高兴认识一个如此高调却又像马克一样被人理解的人。我们还讨论了一些将来可能正在合作的小型项目。敬请关注。


09

2004年5月

Derisive 大山, RIP

你有没有看过我的 Derisive 大山? Mainly because 大山’s的图像干净整洁 不错,’看到他变得有趣“belligerent”在页面上以中文显示。

Well, I just got an e-mail from 大山. I never 在 tended for 大山 to see 的 page (or my 博客条目 about him, which 不是’完全免费)。我没有’但是我意识到,由于 Derisive 大山 中国剪接已取代Google搜索的第二名“大山,” second 只要 to 大山’s official site.

Anyway, apparently 大山 has been aware of 的 page for some time. He presented his case, asking if I could take it 做wn now. I’m a reasonable man, 和 deep 做wn I know that 大山 really is a good guy. It’中国人总是将其他外国人与他相提并论不是他的错。所以我记下了。

我想不是’公开针对某人嘲笑是一个好主意。一世’m not normally 的 type of person to 做 that, but 大山 definitely feels more like an 在 stitution than a person. Until he sent me an e-mail.

对不起,大家伙。


07

2003年6月

灵感

最近,我正在尝试设计桌面墙纸,以提醒,鼓励和 启发 me to study Chinese more. In 做ing so, I hit upon an amusing idea. 大山 is 在 volved. (Unfortunately, it’如果你不那么有趣’t read Chinese.) It’是新的Sinosplice原件。

反正结帐 Trash Talking 大山!


18

2003年2月

大山

大山

雷对我的上一条发表了很长的评论。不幸的是,Haloscan似乎丢失了它。 [更新:“lost” comments are back.] 不过,他谈到的一件事是“that big 做rk 大山.” 大山 在中国以外几乎是完全未知的,但在中国几乎是众所周知的。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世界各地汉语学习者的真正烦恼。

大山 is a big white Canadian. The thing is, he speaks Mandarin Chinese perfectly. I mean really, really well. He basically decided, “yeah, I’ll take on Chinese,”然后只是踢中国’s ass. He has 不要e 相生 多年来,这是一种两人传统的中国喜剧。“Dashan” means “big mountain,”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愚蠢的中文名字,但是后来一位中国朋友向我解释说’s sort of a joke, 和 that Chinese people like 的 name. Ah, 大山…凭借对中文的出色理解,您将再次赢得“humor”(这确实是深不可测的)!

According to 的 chronology on 大山’在他的网站上,他主修中国研究,于1988年毕业,从那以后一直在中国。他曾在北京大学从事独立研究课程,还曾在加拿大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担任公共关系顾问。编年史的有趣结论: 1995年– Founded 大山 Incorporated 和 began full-time career as 大山. 好我不知道’t know whether it’s just me, 要么 it’是外国人在中国的事情,但我觉得这很有趣。

好那你’我可能想知道与大山的交易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抚养他?好吧,有几个原因。首先,他是到处都是华裔白人学生的祸根。大约60%(是的,’这是一个很难的统计!)您在这里认识的中国人会问您是否知道大山是谁,好像向我们揭示了他的存在可能会向我们展示开悟的道路。相反,它’只是很烦。是的,所以另一个白人可以做到— it’s still annoying!

Second, I get told I look like 大山 all 的 time. I 做 not want to look like 大山! 当我否认时,他们坚持认为我’我很帅好吧…

第三,他的存在仅仅是一个谜。这个男人真的能做什么?说中文。是的,但是他真的能做什么 ??说中文。 真的很好 In 的 USA, immigrants get no credit for speaking perfect English, unless maybe 的y did it 在 less than 48 hours solely 通过 watching MTV. Meanwhile, 大山 is a national celebrity. Furthermore, he’s not 的 只要 老外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但他似乎是唯一被认可的人。他垄断了中国人的技能。我认为中国人觉得外国人会说这么完美的中国人很有趣和感动,但同时却发现他的奇异之处令人感到安慰。毋庸置疑,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汉语流利的亚洲人的艰苦奋斗。

不久前,央视节目的制片人试图说服我参加他们的节目。它’s a sort of showcase/gameshow of foreigners that can speak good Chinese. When I mentioned 大山, she rolled her eyes. She said 大山 is old news, too perfect, no longer 在 teresting. That’s all well 和 good, but 的 grinning spirit of 大山 is alive 和 well 在 Chinese society.

显然我很羡慕这个家伙。他说汉语很棒。他必须纪律严明,工作努力。我还没有真正“master”任何外语,尽管我’一路走好。但是,这个笨拙的家伙逼迫我的喉咙的图像和赞誉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喜爱。

But this is China. 首页 of 大山. He was here first, anyway.

有关: 中国剪接’s Derisive 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