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get 流利 在 Chinese?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从引用开始 Quora页面,其中两位重量级人物给出了出色的答案:

大山马克·罗斯威尔(Mark Rowswell)/大山:

> When I started 学习 Chinese, I was horrified to hear that it would take me 10 年份 to become 流利. 27 年份 later I’m still working at it. Due to my work on television, some Chinese 语言 learners may consider me a role model of sorts, but every day I’m reminded of what I don’t know and how much more there is to learn.

> “Fluent” is a relative concept. I would summarize:

> 2 年份 to lie on your resume and hope no Chinese 说话er 在 terviews you for a job (because 2年就足以让您避免说话之前的情况).

> 5年基本流利度, but with difficulty.

> 10 年份 to 感觉 自在 在 the 语言.

大卫·摩泽(David Moser):

> The old saying I heard when I first started 学习 Chinese was, “Learning Chinese is a five-year lesson 在 humility”. At the time I assumed that the point of this aphorism was that after five 年份 you will have mastered humility along with Chinese. After I put 在 my five 年份, however, I realized the sad truth: I had mastered humility, alright, but my Chinese still had a long way to go. And still does.

> As the the above answers 在 dicate, the notion of “fluent” is very vague and goal-dependent. Needless to say, the Chinese writing system does more than any other aspect to hamper mastery, to the extent that adult 说话ers must address the daunting problems of the script 在 order to function 在 the 语言. As an 在 structive metric, however, we can turn to the Defense Language Institute 在 Monterey for some rough estimates of the relative difficulty. They divide 语言s 在 to different difficulty groups. Group I 在 cludes the “usual” 语言s a student might study, such as French and Italian. They estimate “Hours of 在 struction required for a student with average 语言 aptitude to reach level-2 proficiency” (never mind what level-2 means) to be 480 hours. A further level is characterized as “Speaking proficiency level expected of a student with superior 语言 aptitude after 720 hours of 在 struction”, which is “Level 3”, which apparently is their highest level of non-native 流利度. Chinese is grouped 在 to Category IV, along with Japanese. The number of hours needed to reach level two is 1320 (about 3 times as much as required for French), and the highest expected level for a superior student after 720 hours is only 1+, i.e. an advanced beginner. These are old statistics, but the proportional differences are bound to be similar today.

> My own experience, 在 a nutshell: French 语言 students after 4 年份 are hanging out 在 Paris bistros, reading everything from Voltaire to Le Monde with relative ease, and having arguments about existentialism and debt ceilings. Chinese 语言 students after four 年份 still can’t read novels or newspapers, can have only simple conversations about food, and cannot yet function 在 the culture as mature adults. And this even goes for many graduate students with 6-7 or 8 年份 of Chinese. Exceptions abound, of course, but 在 general the gap between mastery of Chinese vs. the European 语言s is enormous. To a great extent the stumbling block is simply the non-phonetic and perversely memory-intensive writing system, but other cultural factors are at work as well.

(David Moser是曾经解释过的人 为什么学中文这么难

我自己的经验:

I’我不会讨论上面已经提到的复杂问题(我还要注意,我的中文远不及Mark Rowswell好’s), but 标记’的数字对我来说似乎很现实。

因为我 开始我的学习 在美国的华人,然后移居中国并开始 在我自己的铁杆上练习, 一世’d say I hit 标记’s “basic 流利度”在大约4年的学习中具有里程碑意义。“Feeling 自在”大概过了8年,但我认为我的标准“comfortable”也比马克低’s. (I seriously doubt I am as 自在 now as 标记 was after 10 年份!)

什么’s the deal?

当你说那总是惹恼一些人 学中文很难,或者这需要很长时间。实际上,它会激发某些学习者竭尽全力,证明事实恰恰相反: 中文不难没有’t take long to learn。那’很好可以在极端观点之间找到真相。但是我’我总是发现重要的是要对你的事情有个现实的看法’重新进入,并得到马克·罗兹韦尔这样的人’s的问题当然很有趣!

似乎有些人担心很多人会“scared off”如果中文经常被表示为“difficult,”那些掌握了一些东西然后告诉其他人的人’简单地只是嫉妒地保护自己的感知“specialness.”我个人开始学习中文 正是因为 我认为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直到很晚才爱上它。一世’我听到过很多次 马来语 真的很容易学习,但是’从来没有让我想要学习它。

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真的相信学习汉语是 越来越容易,或者学生学习起来比以前更快。一世 ’ve been observing this trend on my own anecdotally over the 年份 as I meet 中国豆荚 访客,当我遇到新来中国的人 全集学习 客户,当我与新客户一起工作时 实习生。的“到达的总Newb”越来越稀有,语气也越来越好,甚至有些人甚至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已经可以进行对话了。真好!

I’ve compared notes with Chinese teachers abroad, and some teachers are making the same observations. One teacher told me that universities are having to restructure their Chinese courses because the original courses were not 苛刻的 enough, or didn’t go far enough. 什么’s going on here?

我认为以下因素共同作用:

–孩子们开始更快地学习中文
–中文学习资料越来越好
–技术使学习字符(和发音)的工作量减少了
–竞争自然会提高标准
–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意识增强,使整体前景变得不太吓人

这都是非常好的消息!如果这是近年来一直在加速发展的长期趋势,那也可能意味着马克·罗尔斯韦尔(Mark Rowswell)’s and 戴维·摩瑟’的帐户是完全真实的,它赢了’对您而言,这和他们一样耗时,因为学习汉语的难度(或所涉及的时间)正在下降,而我们甚至无需做任何事情!

还有一件事

哦,我也引用 查尔斯·劳克林 来自Quora线程,他回答:

> Who cares how long it takes? Just do it! If you really want to learn Chinese, you will devote yourself to it however long it takes.

非常真实

分享

约翰·帕斯登

约翰(John)是上海的语言学家和企业家, 全集学习.

评论

  1. “2年就足以让您避免说话之前的情况” If it’如果您是一名不讲英语的人,那么两天就足以使他们听到几句用错误音调朗诵的句子,但是尽您最大的努力讲中文-他们赢得了’t understand anyway.

    When people start quoting very specific numbers of 年份, it’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它们可能意味着“每周几个小时随便学习”. 对您而言,一年与对我而言不相同,对于一个非常懒惰或可笑的学习者而言,这一年也不相同。

    多年与它无关’的HOURS数 有效率的 学习或练习100%的专注力。全神贯注,从不使用母语,更专注于始终保持进步(而不是说将电视放在后台并将其视为同样有用)声称一年中每天需要花费10(说)小时乘以5年= 18,250小时“basic 流利度 with difficulty”太夸张了。

    我同意查尔斯’概要!倒入它,你’ll get there. Let’停止无意义的计数“years”。他们只有你’ve truly been doing for the last ten 年份 non stop is 在 haling and exhaling.

    约翰好棒!很高兴阅读您的鼓励性话语,以及中文学习的未来一片光明! [顺便说一句,我很欣赏我博客的链接,但我认为您可能已经打算链接到 这个帖子]

    • 也许我们应该毫无意义地开始数月?

    • “They only thing you’ve truly been doing for the last ten 年份 non stop is 在 haling and exhaling.”
      这些是智慧的话。我完全同意本尼’s not the 年份 but the hours (times 60 if you want to convert to minutes, times 3600 if you want to convert to seconds).

  2. 关于技术的观点绝对重要。我从中学开始学习日语,起初我只有纸质字典,没有在线工具(几乎没有人上网’s radar). I later got a really 废话py electronic dictionary, and that felt like a revolution.

    现在我’我的iPhone上有Pleco,浏览器上的鼠标悬停词典扩展,众多播客以及您可能希望在线获得的所有免费内容。确实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3. 很棒的约翰!

    尽管我同意技术可能使语言获取变得更容易的观点,但在纸质词典中翻阅还有很多话要说-我觉得我以前的大部分保留确实发生了。尽管比在手机上打开pleco乏味,但我觉得在字典中查找单词所涉及的工作确实可以帮助我更好地保留单词。也许我的大脑为我的努力回报了!我认识你’过去曾经写过关于这件事的文章。
    With that being said, I still 感觉 naked without pleco these days.

  4. 很棒的文章/博客。一世’我考虑主修中文,并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比如说三年)–忠于戴维斯·摩泽(Davis Moser)’s observations – still can’看过小说/报纸,只能进行简单的食物对话,并且可以’真的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我’m wondering how ‘demanding’汉语专业将在中国以外的大学学习,并且有什么要求。一世’d想像一下有很多以汉语为专业的毕业生,但是可以’t really ‘speak’ it…

  5. Superangel 说: 2012年6月29日,下午1:22

    感谢您撰写本文!一世’m at five 年份 and was 感觉ing woefully 在 adequate, but reading the above is reassuring. Maybe all is not lost after all 🙂

  6. 我45年前在FSI学过中文–外国服务学院。每天8小时,全班6人,训练有素的4-5位以母语为母语的老师,每个人自己教书“specialized area,”不会说英语,并且每晚至少要录音2小时。艰难的一会儿,但是在大约三个月的时间里,我的大脑出现了一次半弯的双后空翻,从那以后事情开始流动。这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基础(尽管在远东地区,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只有大约1200个字符可以打磨)。

    我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此后用中文翻译,但基本上已经离开了休假期,并且在过去的两年中一直在尝试复活。现在,在每个人的条件下,并且认识到钙化的灰质,我的进步远不如我希望的那样好。

    最近一次北京之行凸显了硬币的两面。我的词汇和字符严重缺乏,但我的口音/语调,语法模式和“feel”因为很多年前汉语被死记硬背烧死了我的大脑,所以汉语中的参与者基本完好无损。

    我最初学中文的条件很理想;在我看来,真正学习汉语并掌握多种语言的唯一方法是完全沉浸在原地–最好在此过程的早期–坚持纪律,同时使英语保持休眠状态。

  7. 我找到了大卫·摩泽’文章a高于顶部,但比Benny更接近现实’s “fluent 在 3 months” claim.

  8. I prefer realistic goals too. The reason why I ponder over this question of how long it takes to become 流利, is because I want to compare if I’m远远落后。我喜欢在学习汉语一段时间后有什么想法。

  9. 我的经历有些不同。我花了9个月的时间在耶鲁中国语言学校在香港学习中文。这意味着一天要花三个小时,并且有很多时间在家里,学习角色,阅读(阅读有词汇表的阅读器,我所能找到的一切)以及听录音带。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本教科书是Mills和Li撰写的《现代汉语中级阅读器》(康奈尔出版社,因为它介绍了真实的文本,大量的新词以及大量的汉语模式示例。

    I read my first novel after 6 or 7 months, The Rickshaw Boy 通过 Lao She. Mostly I listened and read a lot, and I mean a lot. I think I put 在 at least 7 hours a day most days. The only people I could 说话 Mandarin with 在 Hong Kong were my teachers. I focused on patterns and ignored explanations of grammar. This was 在 1968.

    在日本居住期间,我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曾几次访问过中国,但从未住过那里。本世纪,我再次访问过几次。我在家中有很多中文书籍和有声读物,我有时会参考它们,以提高自己的技能(例如,如果我要去看电视,或者用普通话演讲)。

    I do not 说话 as well as 标记 or Dave but I manage, and certainly consider myself 流利 enough for most situations, 在 cluding discussing politics and even philosophy. The last time I was 在 China I bought a few audio books on Chinese philosophy and history which I enjoy listening to.

  10. 虽然您从任何角度看中文当然都很难学,但我对困难的体验与大多数人似乎在我所做的一切中所说的不同’我读过。通常列出的主要内容是发音,音调和阅读/写作。我个人’我们发现这些是学习语言的简单部分,因为它们’关于它的机械方面。他们真正需要的只是时间和练习,一旦使他们达到工作水平,就可以优先考虑其他事情,他们’仍然会逐渐提高(写作除外,如果您希望与自己的口语相提并论,这是日常工作)。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学习语言的这些部分可能会很漫长,但这是一个相对困难而又不复杂的过程。

    什么 I find to be the hardest part of the 语言 is that a good deal of the syntax is just plain and simple not the same as it is 在 English, and this goes beyond grammar; Chinese people say things differently than we do. A lot of times I or someone I know will have a sentence 在 English that they want to say 在 Chinese, and they’我将了解所有词汇表以及所有正确的语法,然后中国人会听到并说出类似“it 没有’听起来自然,听起来像你’重新使用英语逻辑。”

    另一个例子,我正在观看快乐汉语的一集,其中的一行是:原来他不喜欢相亲的那种形式,“actually he 没有’喜欢这样的约会。”我怀疑即使是汉语的中级学习者也能用英语听到该句子(相对简单),并将其翻译回原来的中文。当然,给出的英语翻译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即使我们将其更改为类似“actually he 没有’t like 相亲”为了更适合相亲,我认为很少有中国学生会选择原来的“actually,” when we’re taught it means “originally,”老实说,从英语的角度来看,该种类形式从何而来?即使只是看它的词汇,形式的字典定义也是“form,” “shape,” or “format,”我不会把那句话用英语放。使用该词汇进行翻译后,该句子可能会以英语显示为“实际上/本来他不喜欢相亲的格式。”在我们的非正式对话中,这听起来并不自然。

    很抱歉发表这么长时间的评论,但在我看来,中文说的确实与英语说的不同。在美国大学学习汉语的第一年后,我专注于音调和发音,之后最大的困难一直是我学习词汇,但不知道如何使用它,问题是’语法上的。我有语法,但我没有’没有语法的感觉,我不’不知道中国人怎么说。但是我会说’我已经开始发展这种感觉’实际上,它真的很酷,因为您获得了不同的表达方式以及观察事物和在概念之间建立联系的不同方式。那’这可能是我学习语言的最喜欢的部分。

    • 我喜欢您所说的,学习语法比语法困难。 BTW,相亲“arranged marriage” is different than “blind dates”后者通常由朋友发起,而前者通常由父母发起。另外,相亲的目的是结婚。

      Not only you, as a non-native Chinese 说话er is 学习 Chinese, but I, as a native Chinese am also 学习 Chinese. I am a Chinese teacher and teaching Chinese gets me thinking more 在 depth about the 语言, especially the subtlety among terms (words & phrases).

    • Michelle 说: 2014年1月13日上午12:06

      我完全同意你的一切’ve said there! It’不只是学习vocab–但在某些方面,您需要翻译完整的短语或句子,或者谈论某个特定主题的方式。它’不只是语法,而是某些单词用于某些事物的方式。例如,就像我们可能会说“What’s up”,表示类似“你今天过得怎么样”,这对中国人来说绝对没有意义– and they’这些例子在中国有相反的效果。一世’我目前在石家庄住了一个月,除了说话速度和寄宿家庭的口音外,这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困难的事情。我遇到的每件事都说我的口音和语调是他们最好的’我曾经听过,但从某种程度上我感觉像是’之所以成为障碍,是因为它使人们认为我实际上可以以非常快的速度理解他们。另一个挣扎是我估计我的孩子的对话能力在2到3岁之间,但我有29岁的MIND,因此我想用来解释自己的英语单词与那个年龄的人有很大不同,当然没有人会像2岁或以2年的节奏与您交谈,因为您看起来也29岁!因此,我们俩都在尝试使用各种难度太大的单词来进行有意义且微妙的对话。哈哈– not possible.

  11. 人与人的天性和学习环境之间存在太多变数,’即使您可以为以下内容定义一个简单的定义,这也是一个不可能回答的问题“fluent”.

  12. 我认为随着材料和教学法的改进,所需的时间将继续缩短。一方面,是的,字符很难,法语与英语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法语也有很多时态,而中国人没有’t. I suspect one of the reasons English-speaking people tend to learn French faster (just one of them, mind you) is that culturally 说话ing, we’ve been teaching French to English 说话ers for centuries.

    当然,我们有一些进步’这段时间在教材和教学法上所做的成绩也可以用于改进汉语教学….but I think it’很明显’无论是高质量的教师还是高质量的教材,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当然,最重要的方面还是个人的…在用法语工作六年以上的时间里,我什至没有真正达到中级水平,而在两年之内,我在大街上用中文工作。 (当然,我学习汉语的动力更大了,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它对我来说也变得更加容易。)

    • “在用法语工作六年以上的时间里,我什至没有真正达到中级水平,而在两年之内,我在大街上用中文工作。 (当然,我学习汉语的动力更大了,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它对我来说也变得更加容易。)”

      我认为这个比喻是有意义的… you lived 在 France for 6 年份 and couldn’不能达到中等水平?

  13. It’有关您投入的小时数,这些小时的质量以及推动自己取得成功的努力程度的全部信息。来台湾之前,我不停地学习中文几年,但是我没有’一点也没有。我在MTC入学时就考入了PAVC Book 2,这在美国普通大学课程中基本上是2年级(最好)。我所测试的课程与MTC的零级初学者可以在3个月后参加的课程相同。因此,确实很低。

    现在,我比入学考试所显示的要了解的多了,所以与一些同学相比,第一学期对我来说相当容易。我已经学到了很多词汇,尽管在句子中使用它是另一回事。但是到第二学期,我所拥有的任何优势都完全消失了。

    第二个学期是我真正开始自我推销的时间,现在是经过10个月的学习(’我在第四学期因为我’重新上季度系统),我’我能够阅读报纸,小说(当时的金庸),我领域的研究论文,因此而得名。当然,不是没有字典,而是’进行得很顺利。一世’我现在和一群其他的学生一起读古文观止’在文言文中或多或少完全是自学的(对我的老师们来说很大’ disbelief). I’能够谈论各种各样的事情,尽管有时我确实要谈论我的意思。我的演讲不够完善,但是一定会实现的。更严重的是,学术主题会遇到更多困难,但是我’我现在就专注于这一点并取得进展。音调错误很少,而且我一犯就知道(尽管这可能与我作为音乐家的背景和所需要的耳朵训练有关)。自从我已经好几个月了’与当地人交流时,必须依靠英语。这个秋天我’明年秋天我要审核中文的大学课程’ll(希望)在这里的一所大学开始我的硕士学位。

    所以这“5年基本流利度” and “4年仍然可以’t read newspapers” is 废话. Maybe after that amount of time studying it at a US university as part of a full course load and without spending any time 在 situ. But after 10 months, starting from a pretty low level, I’基本上能说流利的语言,可以阅读报纸,高中阶段的文言文,小说,研究论文等。如果您系统地,尽可能地积极地攻击语言,那么您的大脑(以及’的容忍度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加),您可以取得令人震惊的惊人进展。它比法语难(对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来说)?当然是。将法语与阅读汉语相比,阅读法语几乎就像是阅读英语方言。但它’并不像很多人喜欢鼓起来那样难。

    • 我想我们其余的人都是人。但是那’s good for you – you’领先我们其他学习者的99%,我想你’无论您决定将中文应用到什么地方,它都将比我们其他人有竞争优势。祝您好运。

      • 您’我完全错过了我的观点’是你从我所说的中得到的。关键在于,大量的努力,聪明的工作以及对提前计划学习计划的痴迷使我在这段时间内达到了目前的水平,而不是任何固有的天赋能力或才华。

        当人们借口时,我真的很生气“oh well 它没有’对大多数人来说,对您来说一样容易”。这没有什么容易的。一世’在过去的一年中,我的屁股破了,“most people” haven’t。那是唯一的区别。

        实际上,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因为我经历了自己觉得自己太懒惰的时期。但是当我大声说出来时,我的朋友们看着我,就像我有两个头一样。“THAT’S lazy?”这就是为什么我取得了进步的原因。当您懒惰地学习比大多数人最有效率的学习时,我们可以进行交谈。

      • 我是否完全想念您的观点?

        ““4年仍然可以’t read newspapers” is 废话”…
        1。’s harsh, and
        “But after 10 months, starting from a pretty low level, I’m basically 流利”
        2. the 流利度 thing throws me.

        你的流利与否。如果不是,您可能会处于许多级别。但是你说你’流利,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了目标。如果您可以在电话上进行任何对话,而其他人则不会’t know you’不是讲母语的人,或者您不是’t跌跌撞撞一次’表示流利程度。如果你能写小说(顺便说一句—不只是阅读),那么你 ’re 流利. If you’告诉别人所有成语是什么意思(不是要问的人),然后再说你的流利语言。如果您能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参加并通过相同的国家入学考试,并且您通过了—包括手写文章,那么你’也可能会流利(那些孩子花了12年的时间用母语开发这些技能,以实现这一壮举)。您基本上自称能在矮个子中流利,并称呼其他任何东西“crap”。也许一点不是’t just lost on me.

        这篇文章以及John在他的网站上所做的工作是鼓励其他人,他们的努力不是“crap”,我告诉任何人他们不’您需要流利地对任何程度的进步感到良好。有些人有更困难的时间,因为—坦率地说,对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中文与众不同 —以及大量的时间限制,材料的缺乏和结构的缺乏会导致许多不同的语言水平…但任何进步都是值得称赞的–因此,对于那些感到灰心的人,请坚持做下去。唐’让自称的标签喜欢实现“fluency”10个月之内(?)之内,您就不会灰心。

      • 您的条件“fluent”海事组织,这是荒谬的。您’re confusing “fluent” with “native-like”. When I say “fluent” I mean just that. My speech flows. I can read smoothly. I understand 99% of what I hear without having to stop the other person. Etc. We have very differing definitions of what 流利 means, and I guess that’s挂断的位置。

        我的意思不是贬低任何人,当我说“4年仍然可以’t read newspapers is 废话”. I wasn’没说那个人’s efforts were 废话 (I don’真的看不到您如何读懂它),但是告诉人们他们赢了’四年后才能读报纸是BS的重担。我在这里,是在台湾(现在)工作了一年之后,在看报纸。它没有’不能带我接近4年。

        也许那个’s the difference. I have a 感觉ing that Moser was talking about 4 年份 在 a university 语言 classroom 在 a non-Chinese 说话ing country (as I mentioned before). That’与国内4年完全不同,您将全职工作。

        无论如何,流利是一个可怕的词,因为这么多人对它的含义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您可以将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所说的作为指示’经过10个月的现场努力可以实现。一世’我的语言能力不强于本地人,但我的语言能力足够高,可以阅读本领域的报纸,研究论文,古文观止等。我可以轻松参加本领域的研究生级别的研讨会,这个学期要做。我的写作能力尚待提高,但这将是我明年为在台湾攻读研究生课程做准备的主要重点之一,毫无疑问,我会取得很大的进步。

        I have no doubt that becoming 像本地人 在 the way you mentioned would take any native 说话er of a European 语言 a very long time. But that’不是我在说什么,而是’Moser和Roswell谈论的是什么,尽管Roswell可以做到。

  14. 有人认为这个故事太好了…

    这个故事被提交给《郝浩报告》-中国收藏’的最佳故事和博客文章。如果您喜欢这个故事,请务必投票….

  15. That is very encouraging to hear people like 标记 Rowswell say they still have a lot still to learn after 27 年份(on the Quora link).

  16. […] striking how quickly technology is changing the way we learn Chinese. Recently I mused that 它没有’t seem to take as long to get 流利 在 Chinese as it used to, and one of the […]

  17. I’我学习汉语已经七年了,在中国学习了两年,在我教英语的同时,在祖国学习了五年。因为我不’t 说话 Chinese every day, I only judge my ability on my passive vocab and not my 说话ing. When people talk about 流利度, I 在 terpret that to mean production 在 说话ing –这是最难掌握的技能,但我们最理所当然的技能是因为我们使用母语很容易做到。根据我的经验,语言学习者倾向于根据口语来判断他们的能力。对于与外语学习者互动的母语使用者也同样如此。

    至于约翰’关于技术方面的评论,我要承认,如果没有计算机,我将无法在自己的祖国保持华文,学习文字(同时识别和书写)或提高口音和语调。我们当然已经进入了语言学习的新阶段(也许是所有学习),也许某些旧的方法和思想已经过时了。

  18. […] 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get 流利 在 Chinese? (from 中国剪接–引用大山本人的话]…]

  19. 普通话很难说: 2012年12月28日晚上11:14

    我想写一篇1,000字的文章,介绍您为何年轻男女不穿’没有意识到您对学习中文的偏见和近视,但是我可以总结一下:

    Chinese is brutally difficult to learn and will take 10 年份 if you begin at 23-25 of age.
    If you are older than 40, give yourself 20 年份 to attain 流利度 as one would to learn French, English or Italian 在 6 months.

    您r best hope is to be illiterate, that you can 说话 at the level of a 12 year old but you cannot read nor write.

    我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您在中国生活了10年(必须沉浸于学习中,否则您的语气将是错误的,从而给当地人带来难以理解的噪音),那么您将在30岁之前开始学习它’s。如果您是在HS或Uni学习的,则可以在5年内完成。

    If you are over 40, give yourself 15 or 20 年份 and if you are over 50 you won’t live long enough.

    如果您用更少的时间学习它,那么您就会拥有学习汉语所不具备的天赋。另外70%的人无法做您所做的事情。

    • 什么 are you basing those numbers on?

    • 废话… never went to China, and I sound like a native 说话er when it comes to imitating the tones and sound. Don’假设所有读者都来自相同的文化背景。我们有共同的英语(因为我们都在阅读这篇文章),但是它就止于此。我们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

      我之所以要回复此帖子,仅仅是因为对于那些真的想开始学习汉语的人来说,这篇帖子绝对是会使任何人灰心的BS。技术已经改变!我们可以使用Skype学习普通话…世界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请如果您想学习,那就去做吧。关键是一致性和纪律性。

      通过学习普通话给自己一份礼物。 (我现在30岁了)但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决定是否学中文。我当时想16岁’当我最好的朋友去世时,我问自己:如果我明天去世,我最后悔的是什么?答案是学习中文。因此,我没有计划强迫我未来的孩子学习普通话,而是’宁可先学习它,也可以和他们分享我对语言的爱。

      我只想学习该死的语言,文化,音乐,从长远来看,可以避免痴呆症。

      我敦促所有沮丧的人,尝试学习中文或您选择的任何其他语言,并尝试自己。

      再见

      附言我仍然没有开始学习它,我给了自己几个目标。我正在应用这个概念吗?我的中文学习计划中的SMART目标。

      SMART目标代表特定,可衡量,面向行动,相关和基于时间的目标。一世’d鼓励语言学习者使用这种方法学习语言,以保持一致并永不放弃。

      我希望我能激发你们中的几个。

  20. I’在中国计划一个学期的语言学习计划。
    我的水平是2-3级。
    I am not 流利 在 说话ing. My goal is to be able to 说话 with ease.

    My question is does one sem (6months) would help me to be able to 说话 straight basic chinese?
    我知道不会’t be 在 流利 level.

  21. 也许在短短一年之内,您就已经学习了普通话。但是,如果您只是想提高自己的知识,并且在可能的情况下,不要在意时间。感到压力只会使您的学习过程变得困难。只是喜欢学习。

    乔泽尔
    http://www.mandarin-espeak.com/

  22. Mukama 克里斯. 说: 2014年9月11日晚上10:59

    好人学习的方式也不同,请阅读您所有的评论。这对您的水平和提高都有好处…不同的人学习不同。现在,我30岁住在乌干达。我3个月前开始学习普通话。我们正在由一个母语的人教书。我能认出150个字符。一个几乎没有中文的国家,更不用说那些讲普通话的国家了,我至少在几年的时间里知道多少?请帮忙…同时,我们大学里只有三个小伙子在讲中文

  23. […] 约翰·帕斯登’s 中国剪接post “How long does it take to get 流利 在 Chinese?”引用两位中国专家的话。首先,大山又名Mark Rowswell,又是[…]

  24. […为了学习这种精美的愚蠢语言,我读了一个名叫Mark Rowswell的人的文章,目的只是想弄清楚普通话的真实程度。马克提供了一些[…]

发表评论